木栖

没事瞎写写

【黑白】早安喵

         白嫖了那么久交党费,他们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是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日记式流水账,但私心还是想收到评论x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当第一丝晨光温柔地铺上小白房间的地板时,小黑就违背了自己的生物钟,奇迹般地有了苏醒的迹象。
        是因为一个噩梦。
        短短的脖颈边上温热温热的,皮肤柔软的触感让半睡半醒的小黑趋于猫科动物本能的蹭了蹭。而手臂的主人,虽然是在熟睡中,但也下意识的由轻柔的触碰变成了环住。
        这举动让小黑一惊,从那个将要离开小白的噩梦中挣脱了出来,并且睁开了眼睛。
         所幸眼前的,是罗小白放大的,稚嫩的脸——今天的小黑似乎又被当成了猫型取暖器而被抱上暖乎乎的被窝,虽然这被窝在深夜时分就已经光荣殉职,滑倒地板上去了。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初秋的夜,暑气还没有散去,这也让小白踢被子的习惯成了理所当然,而稍稍的一丝凉意,也给了这只手感超好特别软还温乎乎的黑色猫团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被抱着的理由。
        此时的小白一定在做着一个分外美好的梦吧,小黑戳了戳小白有些肉肉的脸颊,歪了下头,如此想到。还有些昏暗的光线将小白面部的轮廓微微照了出来,还是在熟睡中的,嘴角也还挂着微笑,正像是这么一个颇为安宁祥和的清晨。
       温热的鼻息打在小黑柔软的毛上,泛出了一个小圈圈,这热热的气息也是痒痒的,可是小黑无心顾及这个,因为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开始发呆了。
        那么长时间了,因为各种那种的事情,还是没有狠下心来对小白说出告别的话语,这份舍不得还在日夜加重,已经严重到他完全放不下这心了。
        真的,不想离开小白呢。
        窗外的鸟儿有些儿吵,叽叽喳喳的也吵醒了一步一步向远处漫步的阳光,同样吵醒了小黑那满世界乱飘的思绪。转头望向窗外,一座一座尚在熟睡中的屋子已经慢慢被染成了金黄,带着一些并不刺眼的反光,映入小黑的眼睛里去,似乎是在提醒着他不必去担心那些事情。
        于是将视线落在将自己困在温暖港湾的那双手上,才又察觉来什么。
        等到小白起床的时候,怀里的小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软软的一角被子,小小的碎花在小小的手上变了形,莫名的心情趋势小白揉了两下被子,而后又撇了撇嘴——手感不如小黑好。
         不合时宜响起的闹钟让小白反应过来要上学的悲惨事实。大早上的把少女叫醒真的是太残酷了。小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飞快的像装了弹簧一样弹起身来,虽说身子还是棉花一样软趴趴的,似乎要被重重的被子压回去,陷入没有老师学校存在的美好睡眠。
         等等,重重的被子?
         这床被子是小黑给我盖的?
         想起昨晚自己自作主张就顺手把小黑抱上床当取暖抱枕的行为,小白内心浮现了一丝莫名的情感,那是名为愧疚的情感。但是转念一想,小黑是不会介意这些的吧,毕竟平时也没有少抱着,而且抱着肯定比睡在软枕头上舒服多啦!
        给了自己内心一些牵强的正当的理由之后,小白终于决定开始换衣服和洗漱了。
         小白爸爸妈妈都先去上班了,这就给了小黑一个光明正大的葛优瘫瘫在沙发上的理由。不想在小白身边思考这残酷的离别的事情,那只有沙发上是最好的地点了。
        他今天准备鼓起勇气和小白道别,虽然这件事好像拖了一个暑假还没有实现,也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无限会用什么奇怪的眼神看他。
        想到这儿,小黑突然更不想回去了。
        等待一个小姑娘起床的时间无疑是漫长的,特别是在自己面对的小姑娘并不是特别着急大概算是在享受生活的状态之下,这时候不管是人还是猫妖,都会处在发呆或者直接睡着的情况。
        很庆幸小黑不是这两种,思绪在徘徊的状态下,小黑莫名的静不下心来去思考那么多,或许是小白的缘由?总之一想到那长着呆毛的可爱的叫做罗小白的粉毛少女,小黑心里就乱乱的,静不下心来。
        索性放弃了挣扎,抖了抖尾巴,抖出四只刚睡醒的嘿咻来。
        猫的尾巴可以变成小猫这个谎言也不知道小白还在不在信,现在想想已经距离小白明了自己是妖精的事实已经过去好久了吧。
       似乎小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能变成人形了诶,虽然现在的衣服还是在哥哥家借的背心和人字拖,这也好像是自己觉得给小白看自己人形有些别扭的原因吧。
        时间一分分推移,也终于带来了一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随后门被随意的带上,小白也看到了百般聊赖的小黑和被当做球抛的嘿咻。
      “早安哦,小黑。”
        意识到了人的到来,小黑停止了尾巴上的动作。
      “喵~”(早安,小白。)
      “小黑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啦,一起去吃早餐吧!
        随后被强制性的抱到了餐桌上。
        白爸白妈将早餐留在了桌子上,简单的面包加牛奶,但是对于经历了与瞌睡恶魔的大战三百回合,体力消耗过大导致肚子已经咕咕叫的小白同学来说,可是一顿分外美味的早餐了。当然,还因为小黑也在边上。
      “喵。”(小白。)
        小黑的呼唤声中带着那么点心事,与面包厮杀的小白没有察觉到这点,被塞入嘴里的面包片让小白的回应模模糊糊的,分外不清晰,就像小黑现在的心情一样,模模糊糊的。
        但是应该还是不舍占了大多数吧。
      “喵~”(我有话想对你说。)
      “喵”(我可能要……)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小黑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反正不想让小白听到的对吧。
      “小黑,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再说一遍吧!”面包片已经光荣就义,小白的眼睛已经虎视眈眈的向着牛奶了。但是视线最后还是停留在了小黑身上,对于这种怪异小白心里也突然有些小难受。
        但是小白还是猜不出那渐渐低下去的声音里所包含的一切。
      “喵”(小白,我是说……)
         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啊。
         想说的渐渐封闭在了嘴里,一点都没让小白听见,如果她听见自己要离开,一定会伤心吧。
        小黑摇了摇头,在小白疑惑的目光下舔舐完了自己盘里的牛奶。
      “小黑,我怎么感觉你最近总好像有心事似的?”
        小白突然反应过来小黑的不对劲的时候,手上已经在收拾书包了,滴答滴答往前走的时钟不会停在这个无言的早餐时刻,该到点儿准备上学了,不情愿但是也得去啊,迟到可是要被罚站的呢。
      “喵”(小白。)
        小白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却没有看到小黑的身影,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小黑已经待在了空位子还很多的书包里,将原本扁扁的书包撑的胀鼓鼓的。
     “喵~”(今天,我陪你去上学吧。)
       然后便被小白一声嗯后面带有的无数个感叹号淹没了。
        躲在小白书包里,透着拉链缝看着慢慢忘高处爬的太阳,也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脸上多半都有着和小白一样的微笑。
        不过,小白的微笑可比他们美多了。
         在小小的摇晃着的书包里感受到了少女对生活的热情,小黑似乎马上就能看到见她奔跑过去,挥着手和好朋友山新打招呼的情景。
        早上的风吹的人软绵绵的,透过小小的缝隙也可以感受到。
        那就这样再过一天吧,明天再想告别的事也不迟。
        突然想起了小白的微笑,正像这么一个颇为安宁祥和早晨一样。

温酒

水果组
瞎写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种熟悉的感觉,而这种熟悉的感觉迫使马可波罗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爱人——橘右京那儿去寻求帮助。
        其实还不可以称之为爱人,这很难理解我知道,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明明该做的都做了,但是却死活处在这尴尬场面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上,随时摇摇欲坠。
       酒刚入口时带着几分清甜,却因为品尝的人不习惯日本的清酒而多了半分酸涩。时值暮秋,落叶纷纷而下,枯黄的景色更让人觉得有些凉意。不过同时得赞扬自己爱人的心细,清酒入喉,包裹着一层温柔的外衣,暖暖的混入了最为合适的温度,给予一种难以调和的熟悉。
        似是旧识,似是身侧。最最的熟悉,超过任何东西。
        樱花盛放的季节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动的季节,如蝶般飘洒旋转吸收了足够多的目光后再不经意落入溪水中的花瓣总是让人们不自觉地激发着荷尔蒙。这时候,美的人和美的景致也容易在在某种神秘的魔法作用下转化成了一见钟情。
        马可波罗只依稀记得那是樱树下的惊鸿一督,不同于樱粉色调的那抹如海的蓝色就永远烙印在了他心上,但这心脏似乎并不想这样,以致于在后来每次遇见橘右京时,它总会以激烈的跳动来宣泄自己的不满,如同在呐喊一般。但当未见时,这颗心就如同破碎了般的扔在一侧,发不出半点声响。然后开始期待起下一次人为的巧遇。
       不得不说,在前往大唐的游船上,即使抛开大海那摄人心魄的风景,与橘右京的再次相遇就足以致命,更何况这海,完全不输那樱,倒显得更称一些。这便让马可波罗在原先的印子上不停的精雕细琢,直到眼眸都只能倒映出那抹与海相融的颜色——当然,他也在橘右京眼中看到了那倒映的自己与光的金色。
        阳光正好,海风正好,吹的人醉醺醺的。
        年轻的旅行家停住了向远方前进的脚步,而去想尽办法去溺死在那清甜的酒中,这是不可思议的。怎样去接近,怎样去表达,怎样去细细勾画品味,怎样去面对这一切,这些琐碎的东西第一次让了无牵挂的旅者如此困扰。越积越多,再也抑制不住的情感,让飞翔空中的鸟儿将歌声全部吐露在着弥漫着酒香的空气中。
        而后马克波罗的远方找到了。于是他停留了在这儿。
        温热的酒化在了喉口,席卷了整个口腔,充斥着花果的清香涵盖了所有所有,这味道和给他酒的那人如出一辙。而这酒,也在最适合的时机渗入那每一个细胞中去了。
       或许已经是醉了罢。这个阶段的酒最有着那种香甜那种温柔,将他包裹在其中,那叫恋人的味道,也叫幸福。
        事先没有多少交流,出乎意料的,这两个世界就这样合在了一起,完美融入,不留一丝空隙,也没有什么爆炸,两个人的生活不经意间就被彼此填满了。
        无论是早上沐浴在晨光中清露的早安吻,亦或者是在家迎接的一个能稳稳接住的安心的拥抱,还或者是劳累一晚之后清晨洒落在发间手指间的缕缕阳光,都充斥着彼此的味道。繁华的长安城更是一个绝妙的栖身之地,完美的成为了这两个异乡人的另一个家,走在那街头,无论何处,都是回忆。长安的烟花在空中盛放,不比牡丹逊色分毫,这是有意无意的最美好的祝愿,看到了吗?
.现在才发现已经完全离不开了。无论是两人静静隐藏的迁就,还是那完全不相仿的性格,更可能是那围绕着一切的味道,这一切都融和的如此完美,本该就是这样的一样,也的确本该就是这样,本该就如此美满。
        马可波罗清清楚楚地记得,酒这东西是会让人上瘾的。